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官道异能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26章 赵永阔

书名:官道异能  作者:自横  本章字数:2120 字  创建时间:2018-01-13 12:40

陆离和商语非这两个人并不是很懂酒桌上的规矩,按照规矩,应该大家在主陪和副陪的带领下,喝完第一杯之后,再开始展开,但是现在第一杯他们已经喝完了,而且大家也都是年轻人,没有那么死板,于是便直接到了第二阶段——自由发挥!

由于平常并没有喝过多少白酒,商语非对自己的酒量也没有很有数,准确的说她对这个酒的量也没有数,她不知道喝到什么程度会醉人。

商语非看陆离像喝白水一样,大口大口的喝酒,也学着像模像样的每次都下一大口,还别说,这种感觉挺爽的!

甚至喝到身体发热,她都将本来散起来的头发扎了起来,扎头发的时候,陆离在她的侧面看着她那傲人的胸部,加上酒意上涌,不禁非常心动。

男人都这样,几两黄汤下肚之后,便分不清了南北东西,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怂恿促使着陆离不断的给商语非敬酒。

朱金虎他们也边聊天边喝了个差不多,甚至大家都忘了一开始来的目的,要摸摸陆离的底。

结果陆离的底还没摸到,大家在聊天当中,一五一十的就将自己的家底漏了个干净。

是的,年轻人坐在一块谁不好吹牛啊,你说你爸是当官的,是某局局长,我爸还是副县级干部。

好了,你们家是当官的,那我家做生意的,家里在哪哪有别墅,还有豪车……

朱金虎这几个人的家底就被他们趁着酒意,洒了个一清二楚。

开始商语非还是有些清醒的,她甚至还觉得自己酒量还蛮大的,在喝完一杯酒之后,她只觉得身上有些热而已,随着大家放开吹起了牛,逼,她也和路里聊得越来越近,甚至好几次陆离都将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面,隔着一层薄薄的群纱摩,挲了几下,她也只是没好气的将他手拍掉,并没有生气。

通过倾听商语非对朱金虎,赵明诚这帮家伙的背景感到有些,怎么说呢,算是震撼吧,她一直觉得自己家境还可以,觉得自己在北阳区也算是有些背景。

但是和朱金虎他们比起来,真的是感觉,用自惭形愧来形容比较合适,有了这种感觉之后,商语非喝起酒来就更加放得开了。

是啊,还有什么放不开呢?还有什么必要自命不凡呢?这帮家境这么优越的人,也不过是找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工作,还是要巴结陆离这个来路不明的人。

看来自己的直觉并没有错,幸亏一开始就把自己和陆离捆绑在了一起,甚至商语非都有些庆幸,这一场酒局甚至都改变了她的一些价值观。

她并没有发现自己变得和那帮俗人一样,也在向着权力和资源靠拢,所以她和陆离喝酒次数越来越多,她摸不清陆离什么来头。

但是她摸的清朱金虎他们的,既然朱金虎他们都这么巴结吹捧陆离,那她可更要把握住机会了。

郭文下楼去接陈区长了,苏燕和齐胜东也没有闲着,两人纷纷从座位上离开,站在了楼道里面。

不大时候,电梯一响,陈区长和一个年轻的男生一起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郭文则是最后出来的,这个男生的年纪看起来应该和陆离差不多大。

因为见过赵永阔的简历,所以齐胜东一眼就认出了和陈区长一起出来的这个人就是赵永阔。

今晚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来该去买几注彩票啊,看着陈区长和赵永阔从电梯门里面走出来的那一刻,齐胜东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

是的,他下午的时候本来还想托人打听打听赵永阔是什么来头,陆离是什么来头。

这不,先是碰到了陆离和商语非,甚至听商语非的意思,陆离和她还多少有点瓜葛。

然后陈区长所谓的客人居然是赵永阔,这下好了,看来这场饭局没白来,有机会将自己心中大部分的疑惑都解个遍啊。

枫桥厅的饭局就文明多了,大家都是按规矩来的,而且心里都有数,齐胜东并没有提及赵永阔是引进人才,而陈区长也没有多讲,甚至都没有交代他和赵永阔的关系。

但是好多事并不是说出来才让人知道的,通过酒桌上陈区长不断的主动给赵永阔夹菜,是的,陈区长喝的啤酒,每次他给自己倒完啤酒之后,甚至都会给赵永阔倒上一杯,这就很可以说明问题了,赵永阔这个家伙的来头一定非常大!

齐胜东心里就非常有数了,陆离那个家伙先不管,最起码赵永阔这个小子自己一定惹不起!

苏燕则是自从听到商语非说出陆离的名字之后,就一直不在状态,她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几次郭文好心将话题往她公司新项目上面带一带,她也不是很搭茬。

这让郭文十分不解,他给苏燕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就是想帮帮她,结果也不知道苏燕在想什么,就是绝口不提项目的事。

不过郭文和齐胜东是什么人啊?一个人社局局长,一个政府办主任,这两个人什么场合没见过,在见到苏燕并不搭茬之后,郭文就岔开了话题。

齐胜东也非常配合,所以并没有冷场的出现,整个酒局的气氛也非常的融洽。

他们两个人对待赵永阔,完全是平辈论交,虽然这个人的年纪是属于他们晚辈,但是要知道,在官场上,年纪并不能说明什么,官位才是高低。

在他们两个眼里,能被陈区长这么对的人,以后最少也是个区级干部,他们俩这个级别算是这辈子已经到头了,能和区级干部平辈论交也是不错的。

赵永阔,本人和他简历上的描述基本相差不大,也是很会来事的,一口一个齐局,郭主任叫着,称呼苏燕也是苏姐,称呼陈区长则是称呼陈叔,言谈举止带来的按规矩办事的尊重感让大家很受用。

看来现在的年轻人个个不简单呀,偶尔齐胜东和郭文对个眼神,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这句话。

由于没有喝白酒,所以大家都没有喝很多,他们的酒局结束的要比陆离他们要早,在快结束的时候,陈区长单独把郭文喊了出去,不知交代了什么。

散场后郭文就拉着齐胜东一起将赵永阔送回去,包间里面只剩下苏燕和陈区长了……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