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我的坎坷人生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31集   现场捉奸

书名:我的坎坷人生  作者:handansuliha  本章字数:4515 字  创建时间:2018-01-13 14:30

第二天我就去党委办公室报到。党委办公室已经有一正两副三个主任。我是第三副主任负责各种文件的起草撰写。本来有一个专职文秘,只是文化程度太低,高中都没有毕业。估计是靠关系从后门儿进来的。我简单翻阅了一下过去的工作计划和工作总结,语句不通词不达意的地方很多,错别字屡见不鲜。后来我才慢慢明白赵青山给我戴上副主任的头衔是让我当他的文字秘书。写文章我不怕,只是年终总结的素材很少。这一年党委究竟做了多少份内的工作,我实在看不出来。党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都没有做什么工作,怎么写这个总结?党委书记赵青山总揽党政大权控制领导班子把丰阳县打造成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堡垒。多年以来丰阳县的穷困面貌得不到改变,山区农村的温饱问题得不到解决。

转眼间来到丰阳县将近十年了,我这个愣头青的棱角快要磨圆了。我不再凭个人感情时时处处打抱不平和领导们顶撞了,遇到不公正的事情能忍就忍能让就让能躲就躲,只是保留着光明磊乐清白做人的底线。无论是计划总结或者领导发言的稿子免不了词句华丽内容空洞的毛病。可是,这能怪我吗?幸亏这些官老爷没有很深的文化素养,觉得我的文章还不错。就这样我在党委办公室又混了两年。

党委办公室正主任是一个五十四岁的老同志。当时,干部管理条例有一条规定,科级干部五十五岁必须退居二线。眼看主任快就要到退下来的了,两位副主任蠢蠢欲动施展出浑身解数争夺办公室主任的乌纱帽。

第一副主任常遇春是党委书记赵青山的表侄子,是赵青山的得力助手。经常代表赵青山处理棘手的难题,为赵青山摇旗呐喊鸣锣开道。常遇春专横跋扈连副县长也不放在眼里。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由常遇春继任似乎是大势所趋理所应当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两年前一个年轻漂亮的超级美女成为党委办公室的第二副主任。虽然这个女孩子只有二十几岁,可是她是三河大学中文系文秘专业毕业的本科生。更让常遇春不放心的是她能歌善舞美貌如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放射出迷人的光彩。她出入赵青山书记的办公室不用敲门好像是自己的家。常遇春早就留心观察她和书记的关系,。

我是第三副主任,是一个只管埋头干活儿不问官场是非的傻小子。可是,我的人缘儿我的才气我的学历都是他常遇春不可比拟的。于是他们把我当成了竞争党委办公室主任的对手。

党委办公室的干部轮流值班,每人在值班室守夜一周。一般情况下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那里睡觉而已。我老婆孩子都不在丰阳县在哪里睡觉都一样,所以经常替人值班住在值班室。

在值班室我看书直到深夜12点才关灯睡觉。刚刚进入梦乡就听见电话铃响了。我急忙抓起电话说:“我是丰阳县党委办公室,请问有什么事儿。”

对方是个声音沙哑的女人,她咳嗽了两声用颤抖的语调说:“我是赵青山的老婆,老赵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心脏病犯了叫我马上给他找药。我腿疼不方便,麻烦你快点儿到他的办公室给他找药,去晚了就会出人命。”

我急忙说:“他的办公室就在三楼,我一分钟就能赶到。他的急救药在哪里?”

女人说:“他办公室抽屉里有速效救心丸,请你赶快救救老赵吧!时间紧迫不用敲门直接进门,找到药马上放到他的嘴里。”

人命关天不能犹豫,我说了一声“好的”就急忙奔向三楼,十几秒钟就赶到书记办公室门口。过去我都是轻轻地敲门,听见“请进”的许可才推门进入。我习惯地停下脚步听听屋内的动静。听见赵青山急吼吼地喘息声就大吃一惊,觉得书记的心脏病确实不轻,再不吃药抢救就完了。我不再犹豫推门而入,不见赵青山的踪影。书记办公室里外两间,外间是办公用设施,里间是休息值班用的地方。有沙发和床铺被褥。我想:“一定是睡觉时心脏病突发在床上挣扎。”我打开抽屉找到速效救心丸急忙冲进里间休息室抢救病人。

我进门一看大吃一惊,床上竟然有一个赤条条的美女正在慌乱地穿衣服。见我突然出现在门口便急忙捂住胸部慌乱地往被窝里钻。我犹如被电击了一下浑身颤抖大脑里一片空白好像掉进了冰窟,傻愣了几秒钟就急忙转身向外走。本来我是来抢救病人的却成了现场捉奸。我在门口听到急促的喘息声和低沉的吼叫声原来是赵青山正在情场上做最后冲刺。这对狗男女在被窝里的激烈战斗已经到达胜利的终点。我洁身自好光明磊落厌恶这些不堪入目的丑恶行为,然而从来没有现场捉奸的兴趣。我急忙转身离开这不堪入目的是非之地。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赵青山严厉的喊声:“站住!我有话问你。”

我不想面对这场尴尬的局面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说着我继续往外走。

身后传来赵青山大声吼叫:“小苏,你不能走!”

迫于无奈我停住了脚步傻傻地站在门口不敢出门。似乎我成了小偷,被主人抓住的小偷。是啊!我偷窥了一场精妙绝伦的丑剧竟然没有花钱买门票。我默默地等待着主人的训斥。

一阵香风袭来,一个长发蓬乱的女人从我身边掠过差一点把我撞倒。从她她狼狈逃窜的背影就可以看出是党委办公室秘书钱秋雪。钱秋雪本来是县政府招待所的服务员,由于长得非常漂亮被赵青山提拔到县委办公室当秘书。钱秋雪虽然只是个初中毕业的女孩子,年龄不到18岁。可是她天仙一般的美颜征服了很多官场大员。弄得县委县政府领导们神魂颠倒垂涎三尺。

我突然想起了勾引我到赵青山办公室捉奸的电话。这个电话是谁打的我已经明白了。常遇春为了得到党委办公室主任这一顶乌纱帽骗我到赵青山办公室里捉奸。这样可以一箭双调把我和林凤娥这两个竞争对手击垮。可是,他错估了林凤娥和赵青山的关系。林凤娥虽然和赵青山走的很近,可是并没与超越工作关系。也可能赵青山没有看上林凤娥,林凤娥也没有打算出卖自己。究竟为什么没有捉住林凤娥而是钱秋雪我不得而知。

这个赵青山真是一个官威十足的县太爷,身处尴尬难堪的境地竟然丝毫没有慌乱的神色。他健步走到门口左右看看无人便把门关上。他穿好衣服理了理蓬乱的花发大马金刀地坐在官位上仍然是一副县太爷的形象。他指了指沙发说:“苏主任请坐!”

我哪里有心情坐在这里聊天儿,恨不得冲出这肮脏的魔窟逃离这尴尬难忍的是非之地。可是不听县太爷的命令是不行的还是慢慢地坐下来了。这时候我像一个被捕罪犯等待着法官的审判。

由于在床上和美女折腾赤身露体时间长了有点儿感冒,赵青山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说:“说说吧!刚才你看到了什么。”

我愣了一下神思考着他这句话的意思。我突然明白他怕我把刚才的丑事儿传出去便摇摇头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里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

赵青山摇摇头说:“不不不,刚才我心脏病犯了,你和钱秋雪到办公室送药来了。”

我恍然大悟急忙顺着书记的话说:“对对对,我和小钱给你送药来了。药也给你吃下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儿我就告辞了。”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赵青山摆摆手说:“别急着走啊!再聊一会儿。”

我心中暗想:“和你这个贪官流氓色狼有什么可聊的?”不过我不敢冒然离去呆呆地看着赵青山无话可说。

赵青山说:“你突然造访一定是预谋已久了吧!”

我急忙分辨道:“不不不,我什么也不知道!”

赵青山说:“不知道?如果没有预谋就不可能关键时刻破门而入把我们捉住。”

我实在冤枉,比窦娥还冤。迫于无奈我把一个自称书记老婆的女人打电话,叫我到他的办公室抢救病人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向赵青山说了一遍。

赵青山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

我看着赵青山问:“她不是你老婆吗?”

赵青山说:“我老婆回娘家了,她娘家离这里五十多里,家里也没有电话,不可能是我老婆。”

我问:“她究竟是谁呢?”

赵青山问:“给你打电话的女人是不是有点儿四川口音?”

我回忆了一下说:“是,是有点儿四川口音。”

赵青山说:“这就对了。”

我疑惑不解问道:“您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赵青山问:“你想想谁最想当党委办公室主任?谁想击败你和小林这两个竞争对手?”

我沉思片刻惊叹道:“啊!是常遇春!”

赵青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虚了一声说:“天机不可泄露,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小声问道:“常主任是你的得力助手是你的心腹干将又是你的侄子怎么能。”

赵青山说:“官场上没有亲戚朋友,关键时刻谁都可能六亲不认不择手段。不要说别人了,想说说你吧!”

我惊异地问道:“说我?说我什么?我可不是故意搅局的,是误入陷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赵青山说:“这个圈套是一箭三雕。”

我问:“怎么叫一箭三雕?”

赵青山说:“你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小钱就得离开县委,这是第一。你深夜闯入我的办公室得罪了我你也得出局,这是第二。我的把柄攥在他常遇春手里我必须让他当主任,这是第三。这一箭三雕的计谋可谓精妙绝伦,他可以坐山观虎斗等待乌纱帽降落到他的头上。”

我说:“真没有想到常主任心机这么深,实在令人恐惧。”

赵青山说:“可能常遇春的目标不是钱秋雪而是林凤娥,他希望把林凤娥堵在我的床上。”

我说:“你猜的不错,他怕林凤娥抢了办公室主任这一顶乌纱帽。”

赵青山说:“既然你已经清楚了,说说下一步的打算吧!”

我说:“我能有什么打算?本来就是一场误会把我卷进来了。我不愿意淌这一池浑水。”

赵青山说:“你既然介入了就得有个说法,不能脱离干系。”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怕我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于是就拍拍胸脯说:“我向来光明磊落说一不二,我不会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

赵青山摇摇头说:“不是那么简单,既然他们把你拉进来了就不会轻易放手。后面的戏还很精彩,我劝你不要掉以轻心。”

我不以为然地说:“我不开口他们有什么办法?还能给我动大刑?”

赵青山说:“你是个天真幼稚没有长大的孩子,几句话就可能把你侃晕了。你的承诺只是一句空话没有什么价值。”

我有点儿急了,他竟然不相信我的诺言,就剜了他一眼说:“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赵青山看我生气了就说:“小苏,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我说:“我什么要求也没有,你放心吧!”

赵青山冷笑了一下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知道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我实在不放心。”

我说:“我究竟怎么做你才能放心?难道让我以死明志才能让你相信?”

赵青山小声说:“我让你当办公室主任可以吧!不要嫌官儿小,以后慢慢晋升。”

我说:“我不是当官的材料,领导不了你那几个主任。”

赵青山问:“你放弃优越的工作环境锦绣的前程,来到这贫困的小县城是为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说:“报答家乡父老对我的养育之恩,为改变家乡的贫困面貌尽心竭力鞠躬尽瘁。”

赵青山说:“这就对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拼搏奋斗报效家乡父老乡亲的机会上你试试。”

我盯着着赵青山问:“你的意思是——”

赵青山沉思片刻说:“你的老家顺河乡正好缺一个乡长,你敢不敢上任?”

一顶乡长的乌纱帽竟然砸得我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赵青山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咯咯笑出声来。止住笑他风趣地说:“看把你吓得丧魂落魄了!又不是让你上刑场,有什么可怕的?”

我心中暗想:“赵青山不会对我发善心,肯定是个圈套。当上乡长也没有用,我很可能会被顺河乡的实权人物打击迫害灰溜溜地赶下台。可是我不甘心,我得冒险试一试。一个普通干部的权力是有限的,要想改变家乡的贫困面貌就得掌握顺河乡的领导大权。”

我沉思片刻冷静下来说:“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当乡长嘛!有赵书记给我撑腰我什么都不怕。”为了当官,我这个老实疙瘩也开始拍书记的马屁了。

赵青山说:“你先不要高兴,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我说:“什么条件您说吧!”

赵青山不客气的说:“你必须保证今天的事儿你永远不说出去。”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作者 handansuliha 说:

请读者投月票给打赏推荐收藏本书。谢谢!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