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玄幻小说>神鼎天尊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13章 灵气喷薄

书名:神鼎天尊  作者:徽州才子  本章字数:3367 字  创建时间:2017-12-08 07:51

“元哥,我们如何才能找到灵物?”林奇说道,他颇为好奇。

很多人并不对炼气士感兴趣,仿佛对这遥不可及,修行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放弃家庭,放弃父母,远走他乡。

都是生在本土,农家孩子,并没有想的太多。

“都想成炼气士么?”秦元喊道。

当即,二蛋子、刍狗、林奇禾木等人举手,其他人似乎不考虑,也没办法,人各有志,需要找自己喜欢的。

“行,明天咱们破庙见,我带你们找灵物……”说完,秦元走了,把钓上来的大白花鲢鱼拿走了。

几人答道,他们也想离开此地。

不过,很多人不那么想了,如今黑界好的不能在好,可谓是有山有水,还有各种新出的东西,虽然叫不出名字,他们想,跟外界估计也差不多了,去哪都一样了。

有些人不一样,他们想走修士道路,修炼能干什么?成仙、长生、还可以呼风唤雨,飞天遁地,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这个世界太小,而且发展空间几乎没有,秦元想离开,去更大的世界发展,想要长生必须如此。

“姐,你想成为炼气士么?”秦元嘀咕着。

闻言,秦艳小脸通红,拼命点头。

随后又道:“阿元想做什么,姐姐就……做什么。”

闻言,秦元愣住了,呆滞原地。

心想:这……姐姐什么意思?我做啥,他就做啥?

他一阵不解,挠了挠眼角,还是不明白。

“什么意思?”他小声嘟囔着。

“笨死了,赶快回家了,姐给你做饭吃。”秦艳活泼可爱,已经二十岁了,身材绝对棒,前凸后翘,笑起来宛若鲜花绽放。

难怪这么人惦记着,的确长的可以。

秦元皱眉,心想,该不会堂姐喜欢我吧?这近亲啊,在看着秦艳那羞红的脸蛋,最近越来越漂亮,令他都动心了。

呸呸呸!

他在心里大骂自己无耻,这可是自己堂姐,怎么能想到这里。

柴房内,他又在摆弄破鼎,上次如何吸收断木的凝结的灵气,无论怎么翻看,都看不出任何名堂?

一把断矛,很沉,估计有两斤来重,被他掷了出去。

当!

钉在一块门板上,直接给打穿了。

这是他第一次试验,单纯的力道,没想到这么锋利,上面一层铜锈,难以想象还能打穿门板?

断矛,不过巴掌大小,威力这么大。

他跑了过来,捡起来,翻看不停,觉得这个不错,特别是远攻击,可把对方打穿。

一把匕首,一把断矛,被他别在腰间。

夜晚,他又去找族长了。

“族长……”秦元喊道。

一阵霹雳乓啷、他使劲敲门。

大半夜,族长正在被窝里,慌里慌张的爬起来。

“怎么回事?”貌似有女人小声低估。

“这小兔崽子,大半夜跑来干嘛?”族长一阵紧张,赶紧让那人藏在被窝里,穿上衣服,跑了过来,喊道:“你个小兔崽子,大晚上干嘛呢?”

“开门,快开门……”又是一阵霹雳乓啷。

无奈的族长,直急眼,照他这样敲法,左邻右舍都得听到。

看着族长,披着一件黑袍子,打着夜灯,走了出来。

“磨磨唧唧半天,干嘛呢,莫非里面有人?”秦元皱眉,向屋里探着头,可怕族长吓坏了。

“什么人,瞎说什么,你大晚上找我干么?”族长不耐烦,打哈欠,一副睡意盎然的样子。

其实,他本来就没睡,因为屋里还真有人。

“对了,如果一件破损的法器,如何才能使用,让它吸收灵气呢?”秦元说道,看着族长,等待答案。

然而,族长却一副默不作声,直接躺在摇椅上,装作要睡觉,似乎不愿意回答。见此,秦元很无奈,说问完就走,与此同时眼睛瞥向屋内,在用耳朵聆听。

闻言,族长才回答,一般以某种咒语,或者灵力。

这话一出,秦元蒙圈了,这哪里知道咒语,灵力更没有。

“没有,没有你大晚上跑过来干什么?赶紧走,我困死了,白天祭祖祭了一天,就不能消停会儿。”族长不愤。

秦元皱眉,觉得族长怪怪的,与往常不一样了,而且一副很心急的样子,巴不得,他赶快走,似乎有什么事情。

随后他点头,朝着外面走去,等族长放松警惕时,直接一溜烟跑到屋内去了,看着床上鼓鼓的,当他掀起被子,乖乖,一声尖叫,一个白花花的酮.体,展现眼前,且一对白晃晃的,在眼前晃个不停,雪白的肌肤,近拦眼底。

这声音,怎么跟隔壁寡妇似得?

那人拉着被子,赶紧藏进去。

族长在外面捂脸,老脸黑的跟锅底似得,这次丢人丢大了,这小兔崽子,跟他玩偷袭,这次完了,没法做人了。

然后,秦元咧着嘴吧,指了指隔壁,低语道:“咳咳……隔壁寡妇,族长你可以的,老当益壮,这会消停了,是时候该降降火了,我上次给的韭菜还有吧,咳咳……族长啊,听说韭菜泡生鸡蛋,那玩意壮那啥,一宿八次,妥妥的……”

闻言,族长拿着拐杖就追着打。

“跑吧……”秦元一声狼嚎,拔腿就跑。

回到院中,他脑海中浮现出那具酮.体,毕竟也是成年人了,有那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特别是那一对白晃晃的,实在诱人,难怪族长磨磨唧唧的,原来如此。

“是阿元回来了么?”洗澡房,秦艳喊道。

“啊?对是我,这么晚还没睡?”阿元问道,突然猛地抬头,看着洗澡房,堂姐在洗澡?

“马上,洗漱下就睡,你也早点睡吧。”秦艳说道,能听到哗啦啦的水花声。

他又想到刚才那副画面,心里痒痒的。

此刻,他在做心里斗争,要不要偷看,这是自己唐姐,看了是畜生,不看又心里痒痒的,这该如何是好?

最终,他走到门缝旁,看着里面雪白的肌肤,那小巧玲珑的身材,不断扭来扭去,同时撩着水花,拿着毛巾擦拭身子。

特别弯腰的时刻,那一对白晃晃的,跳来跳去,更让他心里难受,果断咽了下口水,太诱人了,光滑的肌肤,在夜灯下,让他有些吼不住,鼻子流血,心想,这咋就是自己堂姐呢。

他暗自忧伤,若不是自己堂姐多好,一脚踹开门,衣服一扔,想干嘛干嘛,也不会这么干着急了。

翌日,他们一席人,朝着山上而去。

人数不多,五六人,找到宝物也好分配。

“你说,真有灵物么?”二蛋子问道。

秦元打着哈欠,两眼乌兹,貌似昨晚没睡好。

他的造型本就雷人,再配上这副眼睛,眼睛迷死人。

“元哥,你这眼睛,又研究一晚?”禾木问道。

闻言,他心想:研究个毛线,想着一晚上的白晃晃。

众人不知,他心里想什么,若是知晓,真的大骂这货猥琐,一晚上不睡觉,居然想着白晃晃呢,而且还是……真禽兽!

“对啊,破鼎我想给他砸了。”虽然心里想着,可嘴上不能说,只能顺水推舟了。

“大事件,听说了吗,太灵峰,有异象……”

他们刚从山上下来,就听到这种事情,貌似发生大事了,很多人都朝着南边跑去。

这里的植被很茂盛,遮蔽了道路。

“听说了,如今皇室成员在勘察……”

闻言,几人皱眉,果断止步。

“大叔,发生什么了?”二蛋子,一脸猥琐的问道。

“还不知道吧,今早太灵峰出现异象,霞光普照……”一位大叔,扛着锄头跑了。

“哎呀,我就说嘛,去太灵峰你们非要往这来。”秦元气的我咬牙,带着众人朝那奔跑。

但是,太灵峰距离这里,有好几里路程,奔跑也需要大半个小时。

而且,这里都是山路,崎岖不平。

太灵峰,也是小旗国著名山峰,非常高大神骏,更是有各种不为人知的传说,曾经族长就说过一系列。

此峰,很神秘,连族长都说神秘。

经历一番,他们终于到了。

全都气喘吁吁的,特别是秦艳,一个姑娘家,整天跟着秦元屁股后面转悠,从不会埋怨什么的,任劳任怨。

然而,这里已经围了很多人。

“什么情况?”刍狗喊道。

“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听说太灵峰裂开了,从中冒着灵气,不断向外喷薄。”

太灵峰裂开了,还冒着灵气?

这未免太快了,真有这等事情。

“元哥,你太神了,真的冒灵气。”禾木竖起大拇指。

昨天就说了,肯定会发生这等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开始了。

一些老百姓手拿锄头,一些拿着草筐等等。

更让人惊讶,皇室的人也来了,当地官员点头哈腰。

一些守卫,身穿盔甲,挡住最前方,似乎不让百姓靠近,这里被他们占领了。

“这些官兵干嘛的?”秦元问道。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此地已经被官府占领了。”一位单衣老者说道。

又是官府,什么事情都跟官府挂钩,他还很气愤。·

然而,他们看到,太灵峰真的从中间裂开了,那里不断喷薄出浓浓的白色雾气,甚至有各种光束飞射。

玄奥至极,没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裂缝中,宛若一口黑渊,深不见底。

“果然灵气喷薄,估计是灵海之眼……”秦元低语道。

呼吸间,口鼻中真有灵气,宛若露水,湿漉漉的。

“阿元,那里像是有一只手。”秦艳说道,指着缝隙中。

顿时,所有人震惊。

他们几人,全都向里望去。

一阵观摩,什么也没有。

“别瞎活,你咋鬼话连篇啊,毛线都没有。”秦元白眼。

的确,什么都没有,秦艳却指着说。

然而,她再往里看,什么也没有。

“奇怪了,明明刚才有东西,黑不溜秋的,怎么没了?”秦艳嘟着嘴巴,很是疑问。

缝隙中,有水源,秦元好听到了。

他的耳力超越正常人,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很清晰,有浪花拍打岩壁的声音,耳边还有风声,呼呼入耳。

“开始准备吧,有灵气,证明新世界大门要打开了……”秦元说道,皱了皱眉头,想搞点泉水。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作者 徽州才子 说:

目前稳定更新,几乎每天在三更的样子,更新时间:早上7:30-8:30,中午12:30-1:30下午:5:30-6:30 敬请期待!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