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恐怖小说>异界诡途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9章 黑袍人的窥视

书名:异界诡途  作者:苦命的大宝拉车夫  本章字数:3811 字  创建时间:2017-10-31 00:12

张云天是被下课的闹铃声惊醒的,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发现已近黄昏,太阳缓缓从天边滑落,金黄色照耀在张云天的脸上,映出了他刚毅的脸庞。

这时教室早已空无一人,他抬起昏沉的头看着墙上的挂钟,上面的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夕阳的光华越发刺眼,他摇头苦笑着想站起身来,可是刚站起来浑身就传来一阵剧痛,伤口的伤势被牵动着,张云天又无力的坐了下去,神经在这一刻也变得更加脆弱,脑袋的昏晕感也变得更强烈,绕是以张云天的心志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而他注意到了自习课后面是数学课,也就是说数学老师来上过课,可是看到他的情况也没有伸出援手,而是任意为之。

张云天认为老师肯定是怕招惹麻烦而没有叫他起来问清楚情况,因为这个班除了他都是混混,就连老师也不敢轻易招惹,而他这种情况老师也是习以为常。因为他是班里唯一一个受欺负的学生。其实他早就习惯老师和同学的冷漠,只是心里还是感觉有点不适。

在教室休息了几个小时的张云天,身上被打青打肿的部位肿块已经消除了不少,毕竟那些学生也有所顾忌,就算叫的凶狠也没往要害部位打,脑袋就算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在学校真的打死人,就算学校再怎么不管事,也会送他们去坐牢,然后通过打点警察掩盖事实。

张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感受着从窗外吹来的冷风,昏沉的头立即清醒了不少,虚弱的他又从抽屉拿了一瓶水喝光,这才感觉身体恢复了一点力气。摇摇晃晃的走着步子,活动了一吓身子,剧痛感立即袭来。但张云天咬着牙,头上冒出浓密的汗珠,青筋微微鼓起。还是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教室门口。

一阵强烈的冷风忽的刮得窗叶滴溜溜的正对张云天的方向吹来,被风刮过的张云天感觉到这不是平常的冷风,在这冷风中还加上了一种能冻彻灵魂的阴冷。身上的伤痛变得更剧烈,张云天打了个寒颤,差点倒在地上,还好这风来的快去的也快。

张云天紧了紧衣服,眼角余光扫了教室一眼,心中顿时升起些许异样的感觉。平常安静的教室完全察觉不到异样,而今天虽然一如往常的安静,可让张云天奇怪的是,他感觉有人在用阴冷如毒舌般的眼神看着他,并把他浑身看了个通透,而且这间教室让他隐隐有种置身地狱的错觉。

张云天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经历过山洞的诡异事件,这也让张云天越发敏感起来,心中的不安也渐渐开始蔓延。窗外树叉被微风吹的轻轻的摇摆着,发出并不大的清脆响声,在墙上映射出像一个魔鬼在张牙舞爪的画面,而魔鬼的手也正对着张云天的方向。似乎想要抓住他。张云天看着这幅画面,越看越觉得诡异,不知道为什么张云天心中升起了些许扭曲之感,仿佛墙上的鬼影是活的一样。张云天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上朝外看去,天昏沉的更加厉害,黑夜的轮廓渐渐显露出来,远方已经挂起了几颗明亮的星星。但是太阳的余晖并不影响张云天的视线,而且树上也没什么可供躲藏的地方,他仔细的朝着树上看了一眼,又弯着腰把头伸出窗外看了看下面的操场。

因为放学的原因,此刻操场上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在那里瞎转悠,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之后,张云天重重的松了口气,随即自嘲的笑了一声。

自己最近经历了山洞的诡异事件后,整个人都开始有点神经大条,疑神疑鬼的,甚至到了走路都要看身后有没有什么东西跟着的地步。他总是害怕一些“人”或者“鬼”找上自己,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这不是没发生什么吗。这么一想,心里也变得轻松了起来,张云天把心里的不安驱除后,看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张云天也顾不上其他了,母亲这个时候一般都已经做好晚餐

等张云天回来开饭了,而张云天担心母亲看到他身上的伤,所以选择偷偷溜回去,避开母亲的视线。

黑夜也是张云天现在所惧怕的,山洞里黑暗中的诡异一幕他至今记忆犹新,虽然现在还没出现异常,但是他的内心免不了受阴影的影响。

张云天飞快的朝着校门口跑去,虽然带动了身体的剧痛,但是他只想早点回到家,不然等到母亲担心自己,他心里很过意不去。想到上次自己出意外几天没回家,而妈妈坐在屋内焦急憔悴等待着自己的模样。他的内心莫名的一阵心疼和酸楚,张云天很快消失在学校大门的尽头。

而在张云天离开后,教室中,墙壁上的影子逐渐扭曲,爬出墙壁,站在门边,久久不曾散去。

张云天走在凄凉的大街上,这里一到晚上就空无一人,也没有路灯,只有一片黑暗笼罩。张云天有点害怕,但是一想到母亲在家等他,他就不在害怕,虽然视野看不清,但是走了这么久的路,他也可以摸索着回到家。

到了晚上,风刮的越来越猛烈,树叶沙沙的往下掉。偶尔卷起一片落叶落在张云天的身上,凄厉的寒风吹的张云天脸颊生疼,身上的伤口被冷风一吹,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剧痛,他狠狠的哆嗦了一下,抬头失神的望着天空,心中忽的一阵安宁。只见一轮银色的月亮散发出属于它独特的光辉,将大地映照的一片银装素裹。而张云天看着这轮圆月不禁想起了冬月,冬月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帮助他开导他,还让他心头生出了未知的情愫。

在这般安静黑暗的环境下,加上风声,宛如鬼怪的凄厉哀嚎,让人不寒而栗。但是在银月的照耀下,前方变得更清晰,仿佛为他铺好了一条通往未来的光明之路。而张云天看着圆月不在害怕,身体虽然还是痛苦,但也可以正常的走路。因为他心中有一个挂念的人带给他心安。一想到冬月,他就浑身充满了力量,因为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信念,目标和方向,他知道自己必将走向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张云天突然想起和冬月分别的时候,那时候他自己的眼中好像有着一丝不舍。在短暂的失神后,他忽的清醒过来,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来,但他这块老脸却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因为刚才的尴尬所致。张云天忽然发现自己最近格外想念冬月,也特别想知道她现在在忙什么,虽然才分别几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心思,会这么关心这个女人,随机她用安慰的话告诉自己,他只是因为冬月救过他,所以这种关心是无可厚非的,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情根早已种在自己的心间,只是还没有发芽成熟而已。

他把这些不自在的想法抛出脑后,最后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影子被拖的老长,呈现出一种扭曲之态,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还有一个“活人”一直靠在他背后,可是他没有感觉。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的双腿哆嗦,因为从别人的视角看去,会发现张云天背后是实实在在的以个活人,并且是飘着的。冷风就是从背后一直吹来,其实是后面那个“人”身上散发的冷气。也许就算他发觉异常回头也看不到什么。

过了不久,张云天已经回到那个回家必经的巷口,像以前一样,他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一番,扔了个石头进去,发现没有动静。毕竟这个巷口经常发生一些抢劫强贱的事情。发生的太多,所以张云天才会如此小心翼翼。说不定早上就能看到一具残缺或者衣衫不整的尸体躺在那,但是这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警察来处理也只是了了草事,只是把尸体抬走,立案处理却连凶手都找不到。所以这个巷口的犯罪几率很高。是犯罪者的天堂,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的犯罪。

对于生存在这里这么久的人来说,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一套生存手段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在这里丢了性命,这是进出的唯一一条出口。

张云天小心翼翼的踏步走进巷口,但是这条巷子今天异于常人的安静,让张云天有点诡异的感觉,但为了回家他也没管这么多,只以为今天冷他们没出来作案罢了。

安全走出巷口,张云天心有所感的回头望了一眼,但是没有发现什么,有的只是一片漆黑的狭窄空间,他不在顾忌什么,只想快点到家让母亲放心,他看了看身上的伤口,偷偷的通过门缝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发现里面没有亮灯,只有细微的鼾声响起,张云天稍微松了口气,因为他回来的晚,而他全身挂着伤。又不好像妈妈解释,正好省了自己的麻烦。他想着用衣服遮盖住自己的伤口,早上趁母亲不注意早点去上学就好了。

张云天蹑手蹑脚的放轻脚步声用钥匙轻轻打开了房门,走到床边看了看母亲,帮她把滑落的被子盖好,柔情的看了一眼,然后身体剧痛传来,他这才知道自己现在很虚弱,需要休养。刚刚上床,张云天就沉沉的睡去。

张云天身上的阴冷感消失,他以为是冷风被挡在门外的缘故,实则是靠着他背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在他睡着后,殊不知,在窗口外,正有一个黑袍人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望着他,本来四面透风的房子周围的温度又下降了许多,刺骨阴森的寒风透过窗户吹到了张云天身上,张云天下意识的抱紧了被子,眉头微沭。他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一抹黑影站在窗台前,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而他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窗外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外面呜呜的风声在呼啸,随后他又沉沉的睡去。

黑暗的密室内,黑袍人的身影缓缓从角落的黑暗浮现而出,站在那恭敬的站着,对着正中的黑暗。一阵阴沉的声音响起

“好了,监视的任务已经没必要了。现在就准备圈套让那个小子自己走进去。主人的本体还在异世界。无法对这小子做什么。而我们现在也不能直接出手,扰乱了法则我们都得死。这个任务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主人就会赏赐给我一丝本源,强大的力量多么让人向往啊。”

如果有人站在他旁边的话,就会察觉到他的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渴望与贪婪,舌头不自禁的舔了一圈嘴唇,身上散发着幽深的黑暗气息,过了很久,站在中央的人影才迅速调整过来,恢复了冷静,只是眼神深处的贪婪始终无法抹去。无声的对着黑暗传递着重要的信息。站在角落的黑袍人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点了点头。又重新消失在了黑暗中。

那道人影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最后像是忍不住般,竟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密室中回荡,久久不息,让人感觉到他的疯狂和不寒而栗。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