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贞烈奇侠传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32章 第三十二集  各得其所

书名:贞烈奇侠传  作者:沙金  本章字数:6489 字  创建时间:2017-11-13 20:15

第三十二集 各得其所

陈之龙一路暗中跟踪,见柳下石另找了一家客栈歇息了,为了不因打草惊蛇而误了杀掉小孽种,就放弃了偷袭柳下石的想法,快速回到杨红玉住的客栈,凭着绝顶功夫,无声无息地趴在了杨红玉的客房顶上,用内力逼住瓦响,轻轻揭了一条指头宽的瓦缝,向下看去——只见杨红玉坐在桌旁,桌上放了一壶茶,两个茶杯,宝剑放在手边,似乎在思考什么。

这时,杨红玉确实在苦苦想着,陈之龙如此狡猾,功夫又高,动作又快,前几天被他从暗道里逃脱了,他究竟还在城里没有呢?假如是我处于他的境地,我会往哪里逃呢?总之,这下可就难找了……

杨红玉刚才把柳下石送出门后,就一直坐在桌旁思索,没有一点睡意。她深悔那天在暗道里,在还没有抓下假面皮之前,没有先用酥骨功制住那个畜牲!当时要是不管他是谁,先发酥骨功制住再说,那就省事了。再说,哪怕就搞错了,也来得及解穴救人呀,真不知当时为什么没这样做,自己真笨呀!

其实,杨红玉也过于自责了,换了谁,能在当时面对假陈隆之时,恰又是坠身下屋和出剑攻击一气呵成,一眨眼之际能想得如此周全呢?她想,如果再碰上陈之龙,或者跟陈之龙一道的人,不管如何,都干脆先用酥骨功制住再说,方能免生变故!

就在杨红玉冥思苦想之时,她觉察到了房上有人,但没有动声色,仍然坐着一动没动,从极细微平稳的呼吸和心跳声来看,不可能是普通高手,心知有人在跟踪她了。

陈之龙一直没弄出任何声响,连呼吸都是用内功屏住的,行动绝对隐秘。但他不知道,杨红玉具有超过常人六倍的反应速度和听力视力,他虽然什么声音都没弄出来,包括呼吸声都是屏住的,但他是活人,内功高手那沉稳而均匀的心跳声,都让杨红玉听得清清楚楚!

下面屋里,杨红玉心里在分析,房上的人,没有弄出任何声响,连呼吸声都没有,必是高手中的高手,而这城里的高手恶霸、武夫贪官都已被杀,还能有多高的高手?就算有,我杨红玉刚回来住在这里,怎么会就盯上来了?莫非……

房顶上,陈之龙心想,看来这孽种正在一心想着怎样找我,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睡的,好在她是背向门坐着的,不如此刻就去请师父来,破门的同时,掌打孽种,必一举成功!想好了,陈之龙悄悄离去,赶紧到邻近客栈请师父。

陈之龙来到净虚子住的房间,施礼后,说:“师父,徒儿已探明,女贼已到成都,就住在附近客栈,此刻女贼正在房间里坐着吃茶,师父不妨破门就是一掌,必可制住女贼!”

净虚子说:“好,这就带为师去。”

却说杨红玉发觉房顶上没有了人,心想今晚上必有事件发生,就干脆不睡了,仍然保持身形,背对门坐着,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动静。

不多一会儿,杨红玉感觉到了有极轻的脚步声上了楼,而且在朝这边走来。

如此无声无响的动作,其他所有的武功高手都会听不出来,只有杨红玉感觉出了这种发自楼道的极其轻微的震动——极可能就是他!至少是敌不是友!她已运好酥骨功,只等有人进门,就先用酥骨功制住。待上楼人将到门口之际,杨红玉轻轻地移身,避开正对着门的位置,贴在门侧墙边等候。

杨红玉刚作好准备,就听“啪嘭”两声响,门向屋里倒了下来,并立刻被随之而至的掌力打成一堆木粉,隔得远一点的楠木八仙桌也被掌风打成了一堆木渣。

就在倒门碎木声还正在震响之时,杨红玉立即向门口发了酥骨功,但见淡淡的粉红光影闪过,门口的两人就站立不稳了,一下软在了楼道上。

要是其他点穴功,就算杨红玉内力超常,要制住净虚子也难凑十成效果,可这酥骨功,却是随内力而至的毒素,即便净虚子也立即着了道儿。

杨红玉刚把两人拖到屋里,还没来得及看看两人是谁,店掌柜和一些店客被巨响声惊醒,先后围了上来。杨红玉说:“各位,这里有点事,不会影响各位休息,睡觉去吧,这种热闹看不得!掌柜的,打坏门窗桌椅,本姑娘这就赔给你,你也去睡吧!”说着给掌柜拿了一锭大银子,“不用找了!”

围观的人离开后,杨红玉点过蜡烛一看,不禁既惊喜又疑惑:惊喜的是,刚才自己猜对了,果然是大仇人,这下不用再去大海捞针了!疑惑的是,另一人怎么那么像师爷呢?师爷怎会出山呢?师爷怎会和陈之龙一道来偷袭呢?……哦,明白了!

杨红玉把蜡烛再凑近一点,细看了看,没错,就是师爷,还和她小时见过的一样,没有改变!便问:“敢问老人家可是净虚子?”

净虚子浑身酥软无力,说话声细如蚊蝇:“正是。”

杨红玉又问:“你还认识我吗?”

净虚子看了看,就微微摇了摇头。

也难怪,还是几岁时见过面,师爷没变,我可变了啊!杨红玉说:“师爷,我是杨红玉呀,您怎么跟魔鬼在一起呢?”

净虚子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话来:“来、来帮助他,收拾你。”

哦,估计准了!还真是陈之龙恶人先告状,借师父之手来杀我!恶魔,真亏你想得出!杨红玉说:“师父,你受骗了!你在深山修行,不知道这十几年,都发生了什么事,被陈之龙这个魔鬼骗了!”

净虚子睁大了眼睛,满脸疑云,无力地看着杨红玉。

陈之龙中了酥骨功点穴后,不知道这是什么功,便调息运气,却根本就提不起来气,丹田好像不存在了,而且越努力越酥软,心想:难道这小孽种施用了蛊毒?他再试图运气,结果更感觉酥软,知道这回真玩完了!天意,天意啊!他这种人,思维是不会从另一个方向去想的,如果他不是一心要把杨红玉赶尽杀绝,从暗道逃离后,杨红玉还能找得到他吗?

杨红玉看看陈之龙,为了稳妥,又号了一下他的脉,见他确实被酥骨功点了穴,这才把陈之龙拖到墙边靠着,突然想起该给师爷解穴,就回身给净虚子解了穴,扶净虚子在掌风没有打到的墙边茶几旁坐好:“师爷,刚才不知是您老人家,让您受委曲了,不要怪孙女儿哟!”

净虚子觉得体力、内力都在慢慢恢复,便问:“红玉孙儿,你这是什么功夫?”

杨红玉说:“师爷,说来话长,您先坐下,待孙儿给您倒杯茶,再慢慢给您说。”

杨红玉给净虚子倒上茶后,从血洗二郎山庄和柳家庄说起,把陈之龙这些年的罪行告诉了净虚子,又把自己和柳下石学艺报仇的经过也给净虚子详细说了,最后说:“师爷,待明天孙儿叫上柳郎,带您去天龙武馆和制置使府看看,再多向城里百姓打听打听,您就知道了。过了明天,孙儿要回去重建二郎山庄,不知师爷能随孙儿亲自去看看山庄的废墟否?”

净虚子思索良久,觉得红玉的话可信,就说:“红玉孙儿,你打算怎样处置陈之龙呢?”

杨红玉说:“师爷,这个魔头,不只是我杨柳两家的仇人,也是全川百姓的大仇人,孙儿想,明天押他去游一下街,带他去制置使府,让人们看看,免得大家心有余悸,然后押回二郎山庄,用他的头祭拜父母和众亡灵!”

“甚好,甚好。”净虚子口里答着,心里则想,明天还得看一看,验证一下杨红玉所说,究竟是谁在骗他,定要待眼见属实了才能相信,以免再受蒙骗!

杨红玉看看天色,恐酥骨功致人死亡的时间就快到了,便为陈之龙解了酥骨功毒穴,却同时用重力点了他的制动穴和哑穴,让陈之龙能听能看却不能动不能说,就像当年他点许月容母女的穴一样。

十几年的故事,师祖和徒孙俩要讲的话太多,不知不觉间,天就放亮了。

少顷,柳下石赶了过来,杨红玉忙着说:“下石哥哥,你猜这是谁?”

柳下石见茶几一旁坐的人,一下想起了小时候在杨家玩见到的人……忙跪倒在地:“师爷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净虚子扶起柳下石,左看看右看看,慈爱地说:“啊呀,这不是柳家二公子吗,竟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好,好哇!”

杨红玉向柳下石介绍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柳下石高兴地说;“唉呀太好了,多亏了红玉妹妹!这下好了,抓住了首恶,就能够早点重建山庄了!”

因为高兴,即便是清早,杨红玉还是叫来掌柜,换了桌子,清理了场地,上了一桌酒菜。

酒足饭饱后,正是大街上开始热闹的时候,柳下石提着陈之龙,杨红玉手举假面皮,净虚子手托拂尘在后,几人一起,向着天龙武馆而去,一路上都在向百姓揭露陈之龙冒充陈隆之、假扮传令执事带恶人到处作恶的各种罪行。

到了天龙武馆,杨红玉说:“师爷,陈之龙请来雪山三真,就是在这里要置孙儿于死地,孙儿打败了雪山三真,废了他们一半武功,便打发他们回雪山修行去了。”

净虚子赞许道:“孙儿做得对,三真本非大奸大恶之辈,无非是生性顽劣,不明事理,惩戒一下足矣。”

净虚子见武馆的北看台被杨红玉打成那个样子,心想,这烟花神功实在不可思议,只可惜,可遇不可练。不过也好,自己创的太玄功,被不消弟子用来为害江湖,祸害国家,都没人能治,万一烟花神功可以练成,要是被奸恶之人掌握了,那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制?看来,当初自己就不该创太玄功,否则西川百姓也不致于受此等灾难!这么看来,一切都是天理定数,要不,怎么会几代祖师都没练成神丹,偏让红玉孙儿给赶上了呢……

杨红玉见师爷在沉思,叫道:“师爷,您在想什么?走,我们到执置使衙门去!”

“哦,好好,走吧。”净虚子这才从思绪中脱身出来。

几人身后跟上了越来越多的百姓,浩浩荡荡地朝制置使衙门而去。

进了大门,只见有几十人,正在清理弄乱了的现场,准备重新推举一人暂理政事,以等待朝廷另派制置使。但因担心太玄拳王卷土重来,有能有识的人,谁都不愿意作这个临时制置使。

杨红玉见了,心想幸好抓到了陈之龙,否则将陷于全川无主的局面,要真那样,恶人虽除,岂不会陷入另一种无序的境地?

进到大堂中间,柳下石把陈之龙立在地上,杨红玉拿出假面皮,套在陈之龙脸上,活脱脱一个陈隆之又站在了众人面前!

杨红玉说:“各位父老乡亲,现在大家不要有后顾之忧了,我们已经抓住太玄拳王,而且点了他的动穴,明天就要把他押到他当年血洗了的二郎山庄去,用他的血、他的肉、他的头,祭拜几百被他带领上千官兵杀害了的亡灵!拜托大家,朝廷没有委派新制置使以前,有识之士务必要担当起打理政事的担子,正好趁此机会,废除那些害国害民的政令!”

杨红玉这席话,赢得了众人的喝采欢呼。

接下来,杨红玉又向众人介绍了净虚子:“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道人,叫净虚子,是本姑娘的师爷,他才是真正的太玄功师祖,我师祖不仅从没有发布过什么太玄令,甚至就没有走出过净灵山,陈之龙只不过利用了太玄令这个名号,来欺骗大家!”

众人一听,议论纷纷,还有人朝陈之龙掷石子瓦块儿。

杨红玉又指着柳下石说:“再给大家介绍一位大侠,他叫柳下石,当年也被陈之龙灭了庄,学成神功后,出山报仇,这次川南川东的恶人,就是他挑杀的,你们深恶痛绝的十杀神,就死在了他的手上!”

“哟,哟!大侠!大侠!大侠!大侠——!”

人群一下沸腾起来。

待大家静下来,杨红玉说:“我们就要回山庄了,大家都回去吧!”

人群中有人大声说:“两位大侠,再造之恩,我们无以为报,你们重建山庄时,托人带个信来,我们都来帮忙!”

人群中又是一阵附和声。

这时,净虚子深信无疑自己上了孽障的当了。

……

一行人骑马来到二郎山庄原址上,净虚子望着一片长满荒草灌木的废墟,回想起当年的几个徒弟,回想起那年到山庄来看爱徒的情景,再看看眼前这片废墟,不禁流下了两行老泪。

杨红玉和柳下石都说:“师爷,不要悲伤,这不是已经报仇了吗?”

净虚子说:“师爷要清理门户!”

杨红玉说:“师爷,您看这样吧,陈之龙灭了我们杨柳二家,仇恨太大太深,你老能否允许两个孙儿先出了气报了仇,您再清理门户呢?”

净虚子想,人一死,本该一了百了,不应折磨要死的人,但这孽徒,所犯罪行,死一万次都有余辜,就由着孙儿先出气吧!于是说:“两位孙儿,你们出了气,可得给师爷留个清理门户的机会哟!”

“好的!”

山庄在当年被血洗后,又被大火尽烧,没留下什么全尸,因而也就没有明确的坟头。几人就在废墟上设上香坛,点上香烛,摆上祭品,带上陈之龙,慢慢地一根根摘下手脚指头,每摘一根,骂一句:“你作恶多端,也有今天!”。

摘完指头,又撕耳朵、拔头发,每撕拔一下,骂一句:“如此灭绝人性的恶魔,地狱都不收你,永世不得超生!”

接下来就先断筋脉,再错骨,最后用小匕首一刀一刀地割皮肉。

直到这时,杨红玉才给陈之龙解了穴,好让他好好享受错骨断筋、皮开肉绽的滋味儿。

解穴后,陈之龙剧痛难熬,杀猪一样嚎叫着,在场的人听了,心里无比畅快。

继续一小刀一小刀地割着皮肉,到陈之龙整个人都血肉模糊了,杨红玉这才把剑递给净虚子,说:“师爷,请您用这把剑清理门户,砍下他的头来,好作祭品,祭拜亡灵!”

“好,师门出了这号败类,真是不幸!”净虚子说着,一剑剁下了陈之龙的头,杨红玉把头摆在祭盘里,开始烧纸钱。

柳下石待师爷清理了门户,又举起汗血刀,把陈之龙砍成了十几块,全部用来做了祭品,然后三人都烧起了纸钱,把杨柳两家,包括并不相识的全川亡灵,都一一烧了纸,直到把一匹马驮的两筐纸钱全部烧完。

几人用陈之龙祭完了亡灵,到就近镇上投了客栈,祖孙三人再次畅饮复仇酒。

席间,净虚子说:“两位孙儿,师爷有个心愿,不知能否趁这次下了山,一便了结?”

杨红玉、柳下石都说:“师爷吩咐便是。”

净虚子说:“不如撞个日子,就在明天,你俩把堂拜了。”

杨红玉说:“师爷,还不可!”

柳下石把解毒之事作了补充解释。

净虚子问:“这么说,这毒一解,红玉孙儿的神功就没有了?”

“正是。”杨红玉说,“只要报了大仇,这神功留着去打谁呢?”

净虚子说:“倒也是,有你那足十层的烟花毒功,加上下石孙儿的混元功,就算武林中又有了败类,也足以对付了。”

杨红玉说:“孙儿还有三层太玄功呢,对付个一般高手,还绰绰有余呢!”其实,杨红玉对师爷隐瞒了“若遇功力极强的高手掌打后背,打通玄关秘锁”这一层内容,她宁可不保神功,也不愿师爷为她打通玄关秘锁后废了功力。

净虚子又问:“那么,两位孙儿如何打算呢?”

杨红玉说:“孙儿打算,陪师爷玩几天后,就到红云洞去取烟花树叶熬汤解毒,然后先成亲,再重建山庄,拜堂之事,一定不会让师爷失望!”

净虚子听了,心里甚是欣慰,说:“好,好,师爷出山好几天了,不能在外久留,明天就将回净灵山,二位孙儿就早点去解毒成亲,不仅让师爷高兴,也让二位孙儿的地下父母瞑目,至于重修山庄,等拜堂后,再慢慢修吧。”

两人都说:“孙儿谨记师爷钧旨!”

净虚子又嘱咐道:“山庄建好后,可每年来净灵山小住几天,师爷把太玄功全传给你们,日后可收些正派弟子,把这门武学传承下去,好为社稷造福。”

……

第二天,师祖孙告了别,净虚子就骑上马径直回净灵山去了。不幸的是,他回去后,对自己创的太玄功被陈之龙用来残害全川百姓十几年之久,加上自己竟一度相信了不消弟子的谗言,差点酿成悲剧,一直耿耿于怀,追悔莫及,不久便积忧成疾,卧床不起了。临终前,他来不及召见杨红玉和柳下石,就烧掉了刚进行了系统整理的《太玄心经》、《太玄剑经》、《太玄拳经》,以免后人再有人学了这门高深武功去为非作歹。因杨红玉只凭口授学了三层功夫,失了烟花神功后,功力又回到了原来的第三层,当年杨靖三个师兄妹,也是凭净虚子口授传功的,于是,这门曾在武学历史中昙花一现的绝顶武功,从此就失传了。这是后话。

杨红玉和柳下石送别了师爷,先没有惊动乡里,径直来到了红云洞。至于与师父、师姐妹那番久别重逢的亲热打闹,就别提有多折腾了。

杨红玉进洞的当天,为了试试混元功,先叫柳下石摘阴阳叶,但柳下石怎么也摘不下来。杨红玉却轻轻一摘,就各摘下三片。可是,如法熬汤喝了以后,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解了毒,杨红玉试了试功,竟然让她喜出望外——解毒之后,只是再也不能使用酥骨功了,神功的功力却依然强大!她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她服食了三对阴阳丹所致。

解毒后,赛观音为了稳妥,又细细为杨红玉号了脉,证实真正解毒了,于是,说什么也要强迫杨红玉和柳下石就在山洞里拜堂成亲,她们要大闹洞房!

于是,山洞里竟然办起了喜事!

成亲后,杨红玉和柳下石商量,为了让师父和姐妹们高兴,就在洞里多玩了十几天,这才回去重建山庄。

柳下石提出,这次重建,把两个庄子合二为一,就在二郎山庄的旧址上,建一座“杨柳山庄”,杨红玉欣然同意。

开工后,远近四邻听说杨大侠的后人杀完了恶贼,回来重建山庄来了,就一传十、十传百,都来帮助重建,有的出力,有的出钱,有的出技术,有的出材料,你建前院,我就建后院,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过半年,一座仿照原来布局的宏伟漂亮的新山庄就落成了。

从此,杨红玉和柳下石安居庄中,经营家业,广行善事,又开始了当年她的父母亲那种生活。

这些年,南宋和金国都相继灭亡,元人入主中原,建立元王朝后,除向西域地区西征外,大量精力都放在了中原地区,西川百姓从此过上了好长一段相对安稳的日子,以致成都有了“耍都”、“闲都”的别称。

——完——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作者 沙金 说:

天降生灵各有命 善恶报应天注定 不属己有强求取 权重势强亦空镜 感谢侠友厚爱,下一部《七功神侠》即将上传。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