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玄幻小说>妖怪传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10章 黄袍怪传

书名:妖怪传  作者:墨上先生  本章字数:3795 字  创建时间:2017-03-22 08:04

灵山,终年苍松翠柏,绿草茵茵,是个人见人夸的好地方。山下碧水环绕,其中鱼跃蚌游,卵石密布,水质也清冽得很。在这水滋润之下,良田千顷布于山脚,小小村庄有数十个,千百户人家有声有色得生活着。

山脉纵横有数十里,其间沟涧洞穴,不计其数。栖身其中的鸟雀虫兽,多如牛毛。山底尚有熔岩地洞,也生长些奇奇怪怪的虫类。故而很有些人住在山上,不事农耕,每日渔猎,倒也自在得意。

我不是一个农夫,也不事渔猎。偶或于河边垂钓,那不过是小寄闲情,陶冶情趣罢了。我日常主要做的,是翻阅书籍,教授些孩童“子曰诗云”的章句。偶或拾起笔杆,也写些所闻所见,自娱自乐。

山人称我私塾先生,并未有人问及我姓名。正如我居住此山,也并不在意与我攀言者姓甚名谁,家居何落。就是我的那些学生们,虽则各有姓氏,许多还是由我所起,笔画书写亦由我所授,然则于我而言,那些不过随意为之,也无甚须记于心上者。于我书塾之中毕业者,有人赴他乡会考,有人外出经商。偶或有人金榜题名,骑着高头大马,回家称受皇帝赏识,受官几品几品;偶或有人财源广进,坐着华美大车,满载珠宝珍奇回乡炫耀。于诸事者,有人便称我教授有方,我总呵呵一笑,并不置意。

闲来无事,我常上山游玩。于灵山一石一木,都熟稔在心,了如指掌。有时困极,无心回家,便干脆于所处随意一卧,睡他个天昏地暗。

一日,我于家中饱腹又眠足,想上山去玩。便穿好衣袜,入得山中。谁想走不多路,便陡然吃了一惊。

那云雾缭绕的山顶,于松柏之间,竟然红墙黄瓦,立着一座辉煌的宫殿!

我定一定神,向前走去。只见宫殿雕梁画栋,其中人来人往,皆着黄色或红色大袍,有光头者,有蓄发者,亦有人戴七宝琉璃塔状的帽子。宫殿入口,宏大壮观,两头石造狮子张牙舞爪,立于大门两旁。于门上有一石壁,上刻着三个红漆大字:雷音寺。

我入到寺中,并无人阻拦盘问。仿佛我是世外之人,寺中诸人并不能见我。我对自己的感觉怀疑起来,这恍惚嘈杂,迷瞪纷繁,自己是否在梦中?

无人盘问,我亦乐得逍遥。便飘飘忽忽,四处走动。见有人在寺中打扫,有人在寺中烧香,有人在生火做饭,有人在念诵书卷。房屋都错落有序,有大有小,但都干净整洁。便是茅房,也明显日日有人打扫。

墙壁大都刷成红色,墙头墙尾则为金黄。中有字,写“佛”居多。或有绘画,一些人物鸟兽,常有云雾缭绕其间。长廊山水,亭阁楼台,都是这十里八乡所未曾有的景致。

我若入他乡,新奇不已,边走边看。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游观了好几遍。大小胖瘦诸人,或坐或立,或凭或卧,都看了个清楚。正要回家,忽然听到寺中钟楼上响起洪亮钟声,有人大喊道:“唔里哇啦乌拉!”

寺中一时肃然,大殿之前,很快排好队伍。众人手持法物,是铁制或铜制的大杆,上有五色绫罗,表情庄严肃穆。

过一会儿,自大门处,有一人身着金黄色大袍,手持与寺中人相似的铁制大杆,头戴如寺中人所戴的七宝琉璃塔状帽子,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则有一猴,一猪,一人,各戴写有“佛”字小帽,身着寺中人所着衣服,牵马担物,走了进来。

几人在寺中人指引下,一路来到寺中大殿之内。我便一路跟从而入。

大殿高大宽敞,后壁上有一高台,上有蒲团如莲花,蒲团上端坐着一个胖大男子,面白无须,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其人左右,分别有人或站或立。最近于胖大男子者,为一白衣女子,头梳高髻,手持白色小瓶,中有一枝柳条。

入寺男子立于殿中,鞠躬行礼道:“阿弥陀佛,弟子唐三藏,受唐王派遣,自东土大唐,一路跋涉,终于得见佛祖。愿求取真经,回国复命,普度众生,弘扬佛法。”

胖大男子微微笑着,开口说话。旁立一男子,待胖大男子说完,朗声对入寺之唐三藏说:“唐僧,你既承唐王之命,千里跋涉,辛苦非常。特封你为佛,并弟子孙悟空为斗战胜佛,猪悟能为净坛使者,沙悟净为罗汉。并赐佛经,着藏经阁领取。”

几人欢喜非常,各个领命而去。我于旁观看,忽见那猴子斜过脸来,定睛看我一眼,眼里金光闪耀,如要将我看透。

我吓了一跳。自入寺半日以来,寺中人皆视我为无物,而这猴子,明显看到了我!

不过这猴子并未有其他动作,转身随唐三藏走了。我见众人皆要散去,也欲随唐三藏走,去那藏经阁,看看所谓佛经。临走之时,转过头去,看了那胖大男子——唐三藏所谓佛祖一眼。

这一看,又吓了我一跳。那男子眼睛里波光流转,嘴上微微笑着,分明是也看到了我!

我急急转身,便要走掉。此时,背后听那胖大男子雄浑声音传来:“先生,既来我寺中多时,也不参拜主人,岂不有失礼节?”

我吓得腿肚子都软了,转过身去,看着那胖大男子,愣愣得一言不发。

那男子于那蒲团之上,依然微微笑着看我。此时,大殿内外诸人,也都或笑或不笑得看着我。那唐三藏师徒四人,也回转身来,目不转睛得盯着我看。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嘴巴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便见那佛祖脸上的笑愈变愈大,逐渐有了声音。那殿中诸人,也愈笑愈响,慢慢满殿都是哈哈笑声了。

我不由自主,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背后,唐三藏师徒处,静悄悄得没有一丝声响。

那佛祖忽然不再大笑,大声说道:“唐僧,众人皆笑,你为何独独不语?!”

唐三藏双手合十,低头道:“阿弥陀佛,弟子以为佛堂清净庄严之地,不宜放浪形骸,有失尊重。”

佛祖忽然又哈哈大笑起来,朗声道:“唐三藏,那你看我这般模样,是否有失尊重呢?”

此时,佛祖抖抖身子,那莲花随之一震,原来外有一层包裹。包裹褪去,里面却是几个花季少女,赤身裸体,环绕跪在池中,手臂上举做莲花花瓣状。而那胖大男子称佛祖者,正坐于诸女腿腹之上。

我吓得“啊”了一声,手有捂住眼睛的冲动。

唐三藏更吓得脸色发白,手掌合十,嘴上喃喃道:“阿弥陀佛,佛祖自重。”

那猴子竟吐人言,喊道:“西天灵山,雷音宝寺,原来和那妖魔洞府并无不同!如来佛祖,却原来坐在人肉蒲团之上,是个最为淫荡无耻的家伙!师父,我们一路西行,千里迢迢,吃遍万般苦头,就是为了这一幕吗?”

猪八戒却笑道:“都道俺老猪好色,且让那些骂俺之人都来看看这佛祖,哈哈哈哈。”

沙僧沉默不语,那白马却尾巴甩来甩去,蹄子刨地啪啪直响。

只见那白衣女子微微笑着,轻声道:“孙悟空不得无礼。此番景象,其中道理,我前番早已晓谕于你,你不牢记在心,焉能怪罪他人?”

我见殿中气氛略有尴尬,心中生出冷气来。此时,见那佛祖更褪去衣衫,抚摸起所坐女子而来。女子随之呻吟不止,身体扭动作态,一时殿中庄严气氛全无。再见诸人,各个褪去肃穆模样,现出猪狗一般形态。连那白衣女子,亦扔掉玻璃小瓶,一边手抚身体,一边褪去衣衫,与身旁男子你来我往,若腥臊畜生一样了。

唐三藏双手依旧合十,念道:“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猴子大喊:“妖怪!妖怪!全是妖怪!俺老孙要把你们全都打死!”

猪八戒哈哈大笑道:“早就说该散伙嘛,取什么经拜什么佛嘛,哈哈,俺想死翠兰了。”

沙僧依旧不语。

白马哼哧直喘。

此时,我看着那高台之上与诸女子欢腾的佛祖,忽觉他哪里是什么人,分明是个身着黄袍的妖怪。

猴子已经按捺不住,张棍便要打杀。那佛祖抱着女子,面貌狰狞得向门外大喊,声音凄厉可怕:“众徒孙们进来!将这唐僧师徒四人统统抓住!人言吃唐僧肉长生不老,今日老妖我也不吃素了,吃了这和尚好好开开荤!”

殿中之人一时也都变得面目狰狞同于鬼怪,那呻吟声,淫笑声,都凄厉可怕起来,纷纷附和道:“对!抓住唐僧!吃唐僧肉!把猴子,猪和那人那马都煮了!要吃便吃个痛快!”

孙悟空还要挣扎,忽从大殿顶棚掉下一口大锅来,将一行人畜都关了起来。

众妖淫浪已毕,便将大锅吊起,内里人畜早已被绳索捆住。它们拿来棍子将绳索担起,哼哧哼哧得将唐三藏等抬进厨房。

我于其中,一言不发站着观看。忽然在心里发笑:自小时候读书之时,见所有佛道妖魔诸般描写,自觉纷繁复杂。其实如今看来,全是乱嚼舌头。佛堂妖洞,都不过草宅狗洞,诸妖昔时是佛,诸佛此时化妖,与那山里山外人家,洞里洞外鸟畜,也没什么不同。

待到众妖散去,那黄袍怪放开女子,整理衣衫,下台坐于石阶之上,面色平和言于我道:“先生,刚才可曾吓到你了?”

我稍稍整理心绪,平和言道:“有些。”

黄袍怪道:“世人皆称我如来,我本名乔达摩,是释迦族的王子。因厌倦声色犬马,意要另寻他径,便离家苦修,终于菩提树下参悟,得入清净境界。后四处周游,所遇人皆信我,称我佛陀。”

我道:“方才所为,如今环境,便是你厌倦声色犬马,所入的清净境界?”

黄袍怪依然面色平和,道:“我所悟者,便是空即为色,色即为空,空色即我。先生便是我,我便是先生。先生所见,我所见,是我。宇宙乾坤,是非因果,是我。男女老幼,得失有无,是我。生死轮回,善恶情缘,是我。清净肮脏,是我。一切皆是我。”

我安静看了一会儿,想说什么话,忽然说不出来了。

黄袍怪微笑道:“先生可想知道唐僧事迹?”

我道:“讲来。”

黄袍怪道:“他本山下一村夫。山下便是大唐,此地即为东土,而他所谓唐王,只是村中一个疯癫老者。他自离开本村,便一直在山中乱窜,于途中得遇猴马猪人。”

我笑道:“于你所讲,唐僧事迹我不想听了。因为他不过是你,你不过是我,他事迹亦我,何必去听?”

黄袍怪哈哈大笑,不再言语。

此时,眼前忽然雾气愈浓,渐渐人物寺庙都淹没不见。待到大雾散去,只见山石嶙峋,草木繁盛,并无人物寺庙踪迹。山石之上,小虫跳跃,蜻蜓飞舞。

我蓦地心中一惊,料想刚才如此真实感受,竟然是梦幻一场?那从来记忆之中场景,如今生活,哪些又是真实?心慌意乱,脑中星光闪烁,不能自主。忙忙回转身来,要回家去。定睛一看,竟见眼前只有茫茫无际,或明或暗,不见道路,不辨方向。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