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历史小说>红岸风云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53章 爷俩合力诓日伪

书名:红岸风云  作者:张宏彬  本章字数:2996 字  创建时间:2017-11-13 15:12

那些个伪军平日里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经常欺侮中国的老百姓,有时胜过日本人。老东家本就看不起那些伪军,就想找个借口拒绝,不卖给他们,但做生意最讲究和气生财,又怕伪军报复。眼看期限就要到了,于是老东家找来张文萃商量。张文萃明白老东家的意思,就献计说可以假装库房失火就说都烧了,让他们另找别的店铺。不曾想隔墙有耳,这一切都被周化听到了。原来他一直在找机会,准备彻底整治一下张文萃,这机会就来了。当晚周化就到伪军驻地告密,不想曲长胜和孙保国一起出去嫖娼,一夜未归,手下人没有搭理他。周化只好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去举报。

按照计划,老东家事先把钥匙给了张文萃,然后又将看库房的汤显涛支走。在杂货铺干过的张文萃,按照老东家的吩咐,只身一个人,趁着夜色,将库房内的棉花全部转移,这一夜,为了不资助伪军,张文萃整整忙到天明,他用小车将好棉花全部运到另一处民房藏起来,然后再运来少量的旧棉花。张文萃将运来的旧棉花松散地码好,拿来事先准备好的油灯,点燃放掉在棉花堆旁边,伪造了老鼠偷油打翻油灯引发火灾的假象。

老东家则躲在旁边的胡同里全神贯注地盯着,不一会,就见浓烟从库房的窗户直往外蹿,火苗也跟着吐出。老东家连忙大喊:"救火啊!救火啊!"此时天刚亮,喊叫声在寂静的大街上传的特别远,远近的老百姓听到呼救声立即提着水桶,端着脸盆有顺地赶往火灾现场。

日本人殖民东北时,对老百姓的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管理极严,不但吃什么有规定,就是学什么,用什么也是要求的十分苛刻。对待火灾,他们不但经常组织老百姓进行演练,还定期假装发生火灾,要老百姓扑灭。凡是不来救火的,无论男女老少一律严加惩处。

老东家一边假装救火,一边派人去通知汤显涛。等汤显涛赶到时大火已经被扑灭。老东家一屁股坐在地上假装伤心地大哭起来,周围的邻居一看他那么大岁数,又哭得十分伤心,就全都感慨起,都说老东家为人善良,做生意也是诚信经营,怎么就遭了如此天灾。大家一顺水地同情起老东家和汤显涛来。

就在这时,周化带着一名日本军曹和几名日本兵和伪军赶了过来。原来周化觉得伪军认钱不认人,不可靠,万一老东家出钱打点,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是日本人保险,只要属实定能治他们个罪。

为首的日本军曹大声地骂道:"巴嘎,军队征用的棉花呢!"老东家上前答复:"失火烧了。"日本人为了挑拨中国人之间的关系,不让他们团结起来,凡是中国人告中国人,都让当面证人。周化厉声说:"你撒谎,你们分明是在欺骗皇军。你们肯定烧的不是棉花,不信可以查证。"

那名日本军曹命令钱有才领着伪军掀开碎石乱瓦,把烧剩的灰烬和残渣取出来,比对了一下。发现确实是棉花烧剩的灰烬。

日本军曹怒视周化,质问到底怎么回事。周化便将老东家与张文萃故意纵火的事又全都说了一便。老东家立即辩解道:"自从得到军方征棉花的命令后,白天、晚上不敢休息,好不容易将这1000斤棉花平安看守到昨晚,眼看明天就到了交纳的日子,就亲自点了油灯在此守着,谁知,天刚亮时肚子痛出去上个厕所,就着起火来。可能是老鼠偷油打翻油灯引燃的。"这时,一名伪军在现场将烧黑的油灯拿到那名军曹面前。

听到这些,周化哈着腰一脸苦笑地对着那名军曹说;"他撒谎,明明是故意纵火,跟大日本皇军作对,不能相信他。"人群中,不知谁说了一句:"谁还能自己烧自己家的东西呀!那可都是花钱买来的。再说老东家为人诚恳,在这做买卖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短斤少两欺骗过谁,说出的每一句话落在地上都是一个钉,准准的。"这么一说,大家都议论纷纷。

周化还想上前再说些什么,刚一开口,老东家就又大哭起来,于是大家都说周化不是人,咋这样。

那名日本军曹正是白池雄本,听说是张文萃干的,就让钱有才去把张文萃抓来。不一会儿,张文萃就被带来了,他假装还没有睡醒,走过去打了个哈欠说:“这不是雄本君么?你抓我有什么事?”

雄本问道:“又遇上你了文萃君,这一夜你在什么地方过的?”“我一直在商会屋里睡觉,抓我来有什么事?”张文萃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雄本不再问话,走过去,握了一会儿张文萃的手,又摸了摸内衣,拍了拍外衣。其实雄本是在试探张文萃,他想知道张文萃刚才是不是待在屋内,要是搬运这么多棉花,身上一定会出汗,内衣一定会是湿的。他这么一试,初步排除了张文萃的作案嫌疑。雄本哪知道,张文萃回去后,用热水把手和脸都洗了个遍,又用干毛巾擦干净,把内衣、外衣、鞋都换下来藏好,自然露不出马脚。

雄本又试了试老东家和汤显涛。他们的内衣都湿了,手也是热乎乎的显然是救火累的。雄本又试了一下周化,发现他内衣湿了,手却冰凉。白池雄本凭直觉,觉得周化好像有问题,这个人一直没动地方,怎么会出汗。想到这就把手一挥让钱有才先把周化带回去好好审问一下。周化其实是见了日本人吓出了冷汗,可就因为这身汗,让他一时说不清道不明了。

看到老百姓都同情起张文萃和老东家来,雄本索性送个人情,简单处理了事。

3月份的黑龙江还是冰封大地。这日,在警察署里品着茶的代理警察署署长石奋鸠节刚喝完几口茶,正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上好紫砂茶具时,一名警察走进来报告说:“有人前来报案!”石奋鸠节最烦喝茶时有人打扰,挥了挥手说:“让刑警小队长得刚君去处理就行了。”

刑警小队长名叫郭得刚专门负责刑事案件。报案人不是别人正是来福旅馆老板的亲哥哥,名叫武大桂,他来告自己的弟媳害死了自己的弟弟武小桂。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武小桂突然死了,他的媳妇没有通知武家人,自己作主就给火化了。在那时中国人都讲究入土为安,死也得有个全尸,这自然引起了武家人的不满,所以武家人就告到了警察署。

接了案子,郭得刚觉得很棘手,一把火烧了,没法验尸,只能验骨了。郭得刚就亲自到火化的地方取来烧过的人骨查看,连看了几根都发现这骨头发黑。难道是被毒死的?郭得刚在脑海里打了个问号。为了不打草惊蛇,郭得刚趁着夜色秘密地来到了武大桂家,进屋之后就问武大桂:“你弟弟平时身体怎么样?”武大桂似乎有所隐瞒地说:“还算可以。”“那他近一时期喝不喝汤药?”郭得刚又问。“好像不喝。”武大桂支支吾吾。“到底喝不喝?”郭得刚追问道。“这个你得问他媳妇潘爱莲。”武大桂回答道。

从武大桂家出来,郭得刚一个人来到来福旅馆门前转了转,正转着,发现一个人影从对面走来,他马上躲到墙后,偷偷观察。来的人正是自己的同事黄大下巴。黄大下巴回头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左右,发现没有人,就敲开来福旅馆旁边的侧门,进入院内。“这么晚了,黄大下巴来来福旅馆干什么?难道是与潘爱莲有私情。这可让郭得刚为难了,这案子查不查,查,有可能杀人害命的就是自己的同事黄大下巴,不查,怎么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郭得刚又一想,黄大下巴身为巡警小队长,怎么可能知法犯法呢!有私情不等于就要害人命啊!来福旅馆旁边挨着商会,郭得刚准备明天天一亮就到商会了解一下情况。

吃这早饭,郭得刚穿戴整齐,就来到了商会,正好遇到了张文萃。他看到张文萃住的小屋正好与来福旅馆一墙相隔,就朝着张文萃说道:“文萃老弟,郭哥我到你这了,你不请我进屋坐一坐。”张文萃早就与郭得刚认识,年前,商会会长韦广仁专门宴请警界的朋友时,正好张文萃与郭得刚座挨着座。从那时起,他们两个人就成了朋友。人家要进屋坐坐,张文萃自然是以礼相待。

把郭得刚文请到屋内后,张文萃倒了杯水递给郭得刚,并笑着说:“郭队长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有什么事找我?”郭得刚示意张文萃把门关上,然后说道:“你这的隔壁是来福旅馆吧?”张文萃如实地回答说是。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