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古剑春秋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46章 千古遗恨(大结局)

书名:古剑春秋  作者:辽西王  本章字数:3023 字  创建时间:2016-04-28 08:00

秋高气爽,枫叶都已红遍。

枫林中的一条石径上,一对青年男女正携手并肩而行。

那男子白袍佩剑,英俊潇洒,他就是秦川;女子红衣长发,娇美俏丽,她乃是凤飞。

秦川携着凤飞的一只手,和她一起沿着石径慢步而行。

他们所走的这条石径崎岖蜿蜒,直达山顶上的那座八角凉亭。

此时,秦川行走在倾斜的石径上,心情无比愉快。他看着鲜红如火的枫林,忽然想起了杜牧的那首《山行》诗,不禁开口吟道: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凤飞一听,立刻笑道:

“川哥哥,刚好我也想到了这首诗,你就吟了出来。”

“哈哈哈,这就叫情投意合嘛!”忽然有人笑道。

话音未落,一个人已闪现在他们的面前,却是亘古一怪。

秦川一见,不禁非常高兴道:

“老人家,是您!”

凤飞也认识亘古一怪,忙抽出被秦川握着的手,红着脸对他笑道:

“是呀!老人家,您怎么也会来这里?”

亘古一怪道:

“我在找糊涂和尚。”

秦川的心一沉,忙道:

“找他干什么?”

亘古一怪得意道:

“我老人家又练成了一招极妙的武功,要找他比试比试!秦家小哥儿,可曾见过他没有?”

秦川不愿令他失望,便道:

“没见过!也许,他已归隐林泉了吧?老人家,您就不要再——”

话未说完,亘古一怪身子一闪,又已不见了。

秦川愣在那里。

“川哥哥,小心!”凤飞忽然惊叫道。

秦川一惊,感觉到有一股森冷的剑风已到身后,急忙晃身躲闪,“嗤”地一声,一口寒光闪闪的利剑擦身刺过。

秦川一看使剑之人,原来是郑宗嗣:

“是你?”

“是我!秦川,拿命来!”郑宗嗣狂吼道,陡转身形,运剑如风,又向秦川连连猛刺,霎时间竟已刺出二十七剑。

秦川一边飞快躲闪一边暗自吃惊,因为郑宗嗣的剑法比以前精进了好几倍!刚才有几次秦川想夺下他的剑,可是,竟无从下手。

只见郑宗嗣的剑越使越快,一口剑已幻化成了无数口剑,如网如丝一般将秦川罩在了当中。

秦川边全力躲闪边厉声道:

“郑宗嗣,你何必一再苦苦相逼?难道一定要将我置于死地你才善罢干休不成?”

“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秦川,我若不杀掉你,永远也不会罢休!”郑宗嗣吼声如雷,手中剑更快,招招凶狠,剑剑险恶,恨不能立刻将秦川浑身刺透。

凤飞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她想帮秦川的忙,无奈却帮不上。她手握着一把暗器“铁莲子”,想打郑宗嗣的穴道,几次三番想打却又不敢贸然出手,她怕打着秦川,一时间急得团团乱转……

秦川被逼无奈,忽然一抖手,他的剑出鞘了。只见白光一闪,剑已刺出,其快如电,直刺郑宗嗣右手。

郑宗嗣躲闪不及,右手背立刻被刺中——正好是王晓星曾经刺过的地方,鲜血立刻涌出。

郑宗嗣大叫一声,“当啷”,宝剑落地。

一切静止。

郑宗嗣木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手背汩汩流淌的鲜血,他绝望了。本来,他以为自己通过这些天的苦练,剑法精进数倍,今天一定能杀了秦川。可结果还是败在了秦川的剑下。

他彻底绝望了。

忽然,“扑通”一声,郑宗嗣跪在了地上,悲声叫道:

“父亲!孩儿无能,至今尚不能给您老人家报仇,还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说罢,捡起落在地上的剑,猛然自刎。

秦川惊呼一声,飞身上前去夺他的剑,却迟了,剑刃已深深地刎进了脖子里,鲜血激喷而出,溅洒在倾斜的石径上……

……………………

秋风瑟瑟,送来阵阵寒意。

秋叶开始纷纷凋落……

枫林中,多了一座新坟,那里面埋葬着一个本应大有作为、却因为执迷不悟而断送了自己美好前程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名叫郑宗嗣,埋葬他的是秦川和凤飞。

此时,秦川默默地站在郑宗嗣的坟前,忽然想到了郑红蔷,他的心里不禁感到非常惭愧,歉疚。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对不起红蔷侠女。他不敢去想郑红蔷知道弟弟的死讯后将会怎样地悲痛难过?此时,他只想应该给郑宗嗣立个墓碑,以便郑红蔷来给弟弟上坟不至于烧错纸钱。

于是,秦川在附近的一片乱石中选了一块比较像样的条石,用右手食指贯注内力在上面深深地划写道:

郑宗嗣之墓公元九九五年十月七日立

写罢,将这块碑石拿到坟前,立着向地下一摁,入地一尺多深,牢牢地戳在了那里。

这时,凤飞低声道:

“川哥哥,我们走吧?”

秦川默默地一点头,两个人离开郑宗嗣的墓地,回到石径上继续往前走。忽听身后有人叫道:

“凤儿!”

凤飞一听,是母亲的声音。忙回头看去,果然是她。

“娘!”

凤飞惊喜万分地叫道,转身迎上前,一头扑到了百毒婆子的怀里。

百毒婆子紧紧地把凤飞搂住,苍老的脸在她的秀发上摩沙着,激动道:

“凤儿,娘总算找到你了!”

秦川也急忙过来,对百毒婆子笑道:

“老人家,一向可好?”

百毒婆子忙放开凤飞,连声道:

“好!好!”

边说边仔细地打量着秦川,越看越爱看,越看心里越喜欢,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十分慈祥道:

“秦川,你是个好男儿!如今我想把凤儿许配与你,不知你喜欢不喜欢她?”

秦川立刻道:

“喜欢!”

凤飞一听,不禁心花怒放,满脸红嫣嫣的,心里比喝了蜜还要甜。

百毒婆子也笑逐颜开,关心道:

“秦川,你的家在哪里?你的父母都很好吧?有机会我要看看他们去!”

秦川见问,神色不禁黯然,道:

“我没有家,就只身一人,因为父母都已谢世了!”

百毒婆子吃惊道:

“啊?你的父母都已不在了?”

秦川幽幽道:

“是!我母亲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病故的。我父亲没的更早,在我刚刚三岁的时候他就故去了!听我母亲说,父亲是被一个名叫阴秀姝的女人给毒死的……”

“什么?”百毒婆子浑身一颤,“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他叫秦骄阳。”

“秦骄阳!”百毒婆子重复道,面现奇怪的表情,忽然不禁狂笑起来,“哈哈哈……”

秦川大惑不解,忙问道:

“老人家,您笑什么?”

百毒婆子狂笑着,目光变得十分凶恶道:

“秦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阴秀姝!你的父亲就是被我毒死的!”

“啊?”秦川的脑袋里“轰”地一下,失声道:“你就是阴秀姝?你为什么要毒死我的父亲?”

百毒婆子恶狠狠地答道:

“因为他欺骗了我!他本已有了妻子,却隐瞒事实,骗取了我少女纯真的爱情之后又无情地抛弃了我!”

“这么说,凤飞和我竟是一个父亲了?”秦川声音颤抖道。

百毒婆子十分痛苦地点了点头。

立刻,凤飞如被五雷轰顶,不禁花容惨变。“不!不!这不是真的!”她忽然大声哭道,一转身,顺着倾斜的石径朝山上猛跑……

秦川的心中无比悲愤。突然,白光一闪,他的剑握在了手中——

百毒婆子一见,立刻嘶声狂叫道:

“秦川,杀了我吧!我毒死了你的父亲,你杀了我好给你父亲报仇!”

秦川的心在颤抖,握剑的手也在颤抖!

他两眼如刀一般盯着百毒婆子。

他忽然发现,百毒婆子的面容十分苍老,那满脸密密麻麻的皱纹中,包含着许多难言的愁思和痛苦。那痛苦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由于他父亲的过错所造成的。

想到这里,秦川不禁替父亲感到汗颜。于是,他叹息一声,慢慢地将剑还入鞘内,对百毒婆子道:

“尽管是你毒死了我的父亲,我非常恨你,但我也无权杀你,因为我父亲那是咎由自取!”

说罢,丢下她,飞身去追赶凤飞。

凤飞悲痛欲绝。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心所爱的人原来却是自己的哥哥,他和她竟是异母同父的兄妹!既是兄妹,便不能相恋,这无情的事实犹如一只无形的巨手一下子将她推进了万丈深渊,使她肝肠寸断,万念俱灰。

此时,她已跑到了山顶,不能再往前跑了,因为前面是陡峭的山崖,深不见底。

凤飞愣愣地站在山崖边上,泪如雨下……

“凤飞!妹妹!”

忽然传来秦川的叫声。

凤飞回头一看,见秦川已经追上来了,心里更加痛不欲生。她不愿再见到他,猛然把心一横,竟纵身朝山崖下跳去!

秦川惊呼一声,飞身落到山崖边,立足向下一看,但见云海茫茫,凤飞已经无影无踪,他的心一下子凉了。

“凤——飞——!妹——妹——!”

秦川在呼唤。

凤飞没有回答,只有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在远远地回应着他那发自心底的呼声……

(本书卷终)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