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南北夜风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2章 大火焚屋

书名:南北夜风  作者:无边风雪  本章字数:2493 字  创建时间:2016-04-18 10:46

这一天陈寔正在木屋旁教习二人武功。

陈霸先一拳将一棵小树打折,问道:“父亲,我们哥俩功力能达到什么程度啊?”

陈寔说:“法生你天生神力,对付一般武师是没问题的,但如果遇上武林高手,光靠蛮力是不行的,唐公子平时练功最为勤勉,功力只怕比法生还稍高。你小子天资聪颖,如果能遇上明师,功力一定能更上一层楼。”

陈霸先说:“父亲,你跟我二叔和三叔功力能达到什么级别啊?”

陈寔说:“你二叔功力与我不相伯仲,至于你三叔”陈寔顿了一顿接着说:“我和你二叔都没见过他发全力的样子,所以也就不知道他功力究竟达到什么地步。”

唐、陈二人对视了一眼,心想这个白净斯文的三叔还真是神秘莫测呀。

这一天陈寔和曾文三一天早便离了树林的木屋,唐永尚和陈先霸闲的无聊,这才发现很少离山的三叔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两人实在是无趣,陈霸先说:“哥哥,我父亲和两个叔叔都不在家,咱们俩个干点什么好?”

唐永尚说:“练武,读书,要不然咱俩对奕一盘如何?’

陈霸先一摇头说道:“哎哟!我的好哥哥,你是要把我闷死啊。”

唐永尚说:“那照你说,咱们俩干点什么好?”

陈霸先侧头想了一会,说:“咱们好几天没吃正经肉了,不如咱俩出去打点野味如何啊。”

唐永尚说:"不行,大叔说过,没有必要咱俩不能离家太远,“

陈霸先说:“嘿!哥哥,你也忒小心了,你都来这么多年了,也不见有什么事发生,咱俩只往山林深处走,一个人也不会看见,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唐永尚也是少年心性,在家里实在呆着无聊,也想出去玩玩,正踌躇间,陈霸先上前一把就把他拉住,:“光在这想,那肉可是不会自己跑到你嘴里。”唐永尚只好半推半就的跟着他往山林深处走。

两人久未离家,这一走到新鲜环境两个人心中说不出的高兴,看着林中的飞禽走兽,鲜蔬野果,当真是乐趣无穷,两人找到一条山溪,脱光了衣服洗了个澡,捉了几条大鱼,取出兜里的火石,把鱼烤来吃了,两个人就在溪边的大石上躺下小憩一下。

正恍惚间,只听见一边树林间,“哗啦!哗啦!”似是有人在走动,两人忙抬起了头,陈霸先喊了句:“谁在那?”听到喊,那个声音开始向远处跑去,这下两人都看得清楚,原来是一头野猪,陈霸先跃起,以经跑了出去,唐永尚喊了句:“法生!”见陈霸先以经追了出去,无奈唐永尚只好紧跟其后。没想到这野猪也甚是灵活,在树林中七拐八拐尽捡些灌木丛生,和怪石陡峭的地方跑,饶是两个身手矫健也是累的大汗淋漓,有几点险些就将野猪抓住,可还是被他左甩一下右甩一下逃开了。

奔跑时唐永尚多次叫陈霸先别追了,可是陈霸先追的起劲全然不理会,直追了一个多时辰,那野猪也是跑的没有力气了,这才被两人按倒在地.陈霸先解下自己的腰带,把野猪绑了结实,这才要往回走,这时才发现,所站的是从来没到过的地方,好在两个长年生活在山林之中,东西南北总能分辨清楚,两个约摸索大半个时辰才依稀看见熟悉的场景,这个时候以经快到傍晚时分了,两人正走着忽然感觉不对,前方家的方向似乎有黑烟升起,就算是平时造饭,也极小心,不会让烟升起以免被外人发现,而且就算是有烟也应该是白烟才对,今天怎么会是黑烟。两人忙加快脚步,向着家的方向奔去。

到了家在近前两人心中不勉都是一惊,只见几人所住的几间木屋都被烧成了焦炭,陈霸先把野猪往地下一扔,那野猪挣脱开腰带撒开腿跑了。

两人忙跑到近前,木屋的火以经熄灭了,桌椅、衣裤等日用之物烧的是一点也不剩,两个扒开房屋中间的残垣,下面竟赫然有一具尸体。两人不禁又是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去扶那具尸体,这具尸骨以经烧的缩成一团,不管从身高还是体重都分不出来是谁,两人遍寻了几间木屋,还好没有别和尸骨,定光剑也并未遗失。

两人将尸骨埋了,陈先霸先说:“哥哥怎么办?你拿个主意,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唐永尚定了定神,说:“咱们平时用火都非常小心,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失火了,以几个叔叔的武功也不可能困在火里被烧死,除非”

陈霸先说:“除非怎么着?”

唐永尚说:“那就是先被杀了后被烧的,以三个叔叔的功力,这死的人或许是外人,”

陈霸先说:“真的!那样真是太好了,你就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吧。”

唐永尚说:“咱们躲在暗处,叔叔们没事一定会回来找咱们,要真是有外人来咱们也可以偷偷看看是什么人。”

陈霸先说:“就是这个办法。”

于是两人躲进离木屋不远的灌木中,透过树丛正好可以看见木屋的全貌,渴了就去附近溪边汲点水,饿了就去找点野果子吃,好孬挨了七、八天,竟是一个人也没见到。两个人实在呆不下去了。

陈霸先说:“这么呆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想个什么法子才好。”

唐永尚说:“不好了,这三个叔叔这么多天不回来,我估摸着是出事了,不然不可能丢下咱俩,这么多天不来找。”

听如此说,陈霸先更加紧张起来,:“那我们更要去救他们才是啊,快走啊。”

唐永尚想了一想说:“没办法,咱俩也只好出去寻访寻访。”

陈先霸说:“正该如此,那咱们应该去什么地方?”

唐永尚说:“我也没什么好主意,这里离长兴县最近,不如去那里打看看有没有消息。”

两个人好似没头的苍蝇,也不用收拾东西,出了山辨了辨方向,就往长兴县走去。

唐永尚说:“法生,到了外边你不能在叫我的大名,”

陈先霸说:“那我应该怎么叫你?”

唐永尚说:“我暂作姓汤,你叫我汤三吧。”

陈先霸说:“行,汤三哥,咱们走着吧。”

两人来到长兴县,看见街上作买作卖的,许多卖吃的用的玩的,两人东走走西看看,心里十分高兴。

不觉到了中午,陈霸先说:“汤三哥,肚饿怎么办?”

唐永尚说:“你身上有钱吗?”陈霸先两手一摊,作个无奈状,唐永尚说:“没钱怎么吃啊?”

陈霸先说:“唉!不如去抢吧,我二叔经常这么干。”

陈霸先嗓门大,一旁边几个路人听他这么说忙跑开了,唐永尚拉着陈霸先往没人的地方走,:“你说话能不能小点声,这种事能当众说吗?”

两人在小巷里呆了片刻,看没有什么人注意,这才走了出来,没走几步只觉阵阵香气袭来,两人顺着香气寻过去,走到了一家酒楼,匾上三个字“天客楼”陈霸先说:“得了!哥哥,咱就这家吧,我都饿了。”唐永尚一把拉住他,“别傻了!”陈霸先这才想起来,原来没有钱啊。

两人躲在门柱后往酒楼里张望,顿时馋的直流口水,只见酒楼里喝酒的,的吃肉的,虽算不上是山珍海味,但也是美味佳肴,鸡鸭鱼肉,面食,各种炒菜,阵阵香气是扑鼻而来。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