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剑啸风云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第一百一十三章:斗嘴

书名:剑啸风云  作者:望尘莫及  本章字数:2081 字  创建时间:2012-11-13 23:04

一腔怒火,弓满如月,离弦的箭儿倍有力道,射的就是一个措手不及,本就是仇家,哪里来的闲言碎语,即便是将道理重复数百遍,也不能将仇恨消除殆尽,更何况这少年人如此轻蔑于己,这一箭射的是情理之中。秦啸风说的真诚,毫无防备,他没有想到来人说动手就动手,这饱含内劲的激射,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最是是凶险万分。秦啸风恰恰是猝不及防,他本以为自己诧异完毕,对方会给他叙述莲山的来由,哪曾想自己的一番话,被人看作轻蔑,一个仇家的蔑视。

破风的箭儿转眼之间便到了秦啸风的面门,秦啸风看起来没有丝毫闪躲的举动,落在于谦眼中,暗暗发笑,这等少年人简直是酒囊饭袋,居然被残兵败将叙述的那么厉害,危险在即,连个下意识的闪躲都没有,说是江湖雏儿一点也不为过。于谦正暗暗得意,没想到埋伏都是大费周章了,一个照面,飞扬出去的弓箭就能要了这少年人的性命。要知道于谦倾注内劲的激射,虽没有百步穿杨的准度,开山劈石的力道还是有的。只是秦啸风接下来的举动,让嘴角稍稍牵动的于谦,转瞬间,楚菊般的老脸爬上了惊恐。

只见秦啸风扬起左手,盈盈一握,那强横的一箭,再难进半分。秦啸风坐下的马儿四蹄微微弯曲,差点儿站立不稳。于谦大为吃惊,这少年人卸力的手段着实高明,如若不是有着强横的内力,绝不可能完成如此惊人的扭转,连骏马都难以承受的力道,居然被这少年郎盈盈一握化解了。于谦只觉大脑短路,这少年人什么来历?莫非也是凌越寒的爪牙,他强横如斯,又与王紫嫣走的颇近?莫非是凌越寒的独子?那个战场上战无不胜的青年将军——凌云峰么?

秦啸风将弓箭扔在一旁,这些江湖中人,说打就打,难怪人家说江湖险恶,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一批人?有组织,有纪律。绝非打家劫舍的绿林草莽。“你们到底什么什么人?”秦啸风此刻也是怒火中烧,本来强自平息的浮躁,瞬间又被点燃,这伙人无缘无故的发难,更是在烦躁上增添了许多愤怒。

“哼,蛇鼠一窝,小魔女不在,凌老贼的独子,擒下也是大功一件。”于谦自顾自的说道。身后的人都是紧紧的握住了兵刃,刚刚见到这少年人露了一手,着实震撼,心中安慰自己,多半是掌门人手下留情,但是听到掌门人这样一说,这少年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常胜将军——凌云峰。凌越寒的独子,绝非善类,更不是他们这一群乌合之众能够对付的,只有强自镇定,紧握着兵刃,似乎能带来生的希望。

“小魔女?凌老贼的独子?”秦啸风幡然醒悟,自己手上唯一的血债,今日被人寻上门来,这凌老贼的独子,定然是误会了。“哪个江湖人手上没些个血债。”这是师父以前说过的话语,今日在自己身上应验了,江湖路未行多远,血债已然缠身,即便是解释了,也不能将杀人的事实推脱到王紫嫣身上。秦啸风沉默了。宋子玉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啸风,以他对秦啸风的认知,就此沉默可不是他的性格?他在为谁背负这一切?王紫嫣?又或者凌老贼的独子?

“擒下他?”宋子玉见秦啸风不言,连忙当做秦啸风的发言人,出来挑衅两句。“就凭你们?”

“你又是何人?我们今天来,就是找这小贼报仇雪恨,无关人等退开,以免伤及无辜。”于谦自知一个少年人便很难对付,刚刚那卸力的一幕落入眼里,高低深浅,一目了然,硬撑着留下,不过是为了一个交代,给死去的弟兄也好,跟身后的属下也好,他坚信,自己一旦有危险,那神秘人绝对不会弃自己于不顾。

“我当然是有关人等。这位是我的小兄弟—李少白。在下宋子玉。”宋子玉谦谦君子一般的抱手作揖。

“宋子玉?偷通天?”偷通天的名头响彻江湖,但凡武林中哪门哪派丢了点东西,最后都归结到了偷通天的身上,以至于偷通天宋子玉的名头越来越响,仿佛江湖上只有这么一个偷儿,于谦显然是受到过宋子玉的迫害,又或者是强加给宋子玉的迫害。于谦陡然大怒,这狗屁的人渣,这会儿装模作样的谦谦君子,哼!于谦陡然间爆发了:“宋子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若不是你自报家门,老夫倒是会放你一马,今日你撞见老夫,休想再逃脱。”

于谦的龇牙咧嘴让宋子玉颇为诧异,这货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莫非又是一桩莫须有的罪名被强加给自己了?“我几时得罪过你?说的那么苦大仇深?”莫须有的罪名背负的多了,起初对于一个神偷来说是无上的荣耀,当荣耀接踵而至的时候,背负的过于沉重。某某掌门家丢了一只鸡——宋子玉所为。某某烟花地的头牌丢失了亵衣——宋子玉所为,这等鸡鸣狗盗的事情,着实称不上荣耀,久而久之,宋子玉厌倦了,再久而久之,宋子玉又习惯了,这会儿,不知道对面的莽夫要给自己归结为什么样的罪名。

“几时得罪?哼!还跟我装傻,我问你,我莲山的绝学《断纹掌》是不是你偷走的?”

“《断纹掌》?”宋子玉认真的思考起来,涉及了武学,算不得侮辱,或许真是自己偷的也不一定,难得尊重,是要好好思考,给尊重自己的人一个满意的交代。宋子玉绞尽了脑汁,硬是翻不出有关断纹掌的记忆。定然不是自己偷得,莲山小门小派,自己都没有听过,何曾偷过他们的武学。“我宋子玉偷了不少的东西,这《断纹掌》的的确确是头一回听说,不然你回去再好好查查,定然是有人诬陷宋某,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是我们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啊!”

于谦听到宋子玉这番话,气得差点儿冲了上去搏命,这是赤裸裸的讽刺啊……连秦啸风都忍不住发笑的讽刺。

本文为武松国际娱乐()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